用户名: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老字号>正文

黑龙江“老字号”国企焕发新生机

信息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 时间:2018-11-28

 在新一轮国企改革中,昔日的东北老工业基地如何解放思想,找准航向,开拓出一条符合区域特点和企业实际的新路子?

  近年来,黑龙江在实践中面对国有企业固有的体制机制和僵化的思维定式,坚定改革决心,以“钢牙啃硬骨头”的劲头攻坚克难,从改革企业内部人事和分配制度入手,推动职工转变观念,建立以市场为中心的体制机制。同时,加强国企党建,并将人性化的企业文化融入其中,增强职工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使一大批饱经沧桑的“老字号”国企焕发出生机和活力。

航拍哈尔滨三大动力路附近的装备制造企业厂房和建筑。记者 王建威 摄

 深化内部改革 向僵化的体制机制开刀

  我国“一五”时期,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其中22项在黑龙江省,这些“老国宝”造就的无数个“中国第一”,挺起了中国的工业脊梁。

  然而,由于受计划经济长期影响,加之体制机制僵化、设备老化、负担沉重、市场拓展滞后等因素影响,一批“老字号”国企资产负债率高,生存陷入危机,成为国企改革攻坚的“硬骨头”。对此,黑龙江以“钢牙啃硬骨头”的精神,与央企合力向顽瘴痼疾开刀,实现扭亏为盈,高质量发展取得新突破。

  我国重型装备制造“航母”——中国一重一度有在职员工近万人,其中各类管理人员占比曾高达14.6%。僵化的管理体制带来的是干部推诿扯皮,职工缺乏干事热情。“改革首先要从干部改起。”中国一重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明忠说。

  针对层级多、效率低的弊病,中国一重将19个管理部门精减至13个,撤销总部职能部门业务科室69个,取消二级单位所属制造厂生产工段、行政办及生产管控中心109个。在削减干部职数的基础上,对二级单位和总部职能部门领导班子进行市场化选聘。

  周金波是中国一重原集团公司财务部部长助理,在人事改革中没有竞聘到集团公司岗位的他,成了集团公司下属事业部的员工。“我们采取‘5+2’公开竞聘模式,一共7名评委,其中相关行业国企、咨询机构专家等组成的外部评委5人、内部评委2人,在评委数据库里随机抽选,公开公平公正,没聘上我也服气。”

  系列改革后,中国一重中层干部由320人缩减至190人,减少比例高达40%,本着职工自愿、双向选择等原则,公司制定了提前退休、内部退养、转岗培训等6条安置通道,解决了干部“能上不能下”的问题,公司管理人员占比降至6.5%,一线人员比例升至57.2%。

  “资产负债率高达300%,企业停产、职工面临失业,当时感觉天快塌了。”提起一年多前企业破产重组时的情景,建龙北满特钢炼钢一厂副厂长任辉耀记忆犹新。

  北满特钢曾被周恩来总理誉为共和国“掌上明珠”,受大股东东北特钢破产重整等因素影响,于2016年12月破产重组。

  攻坚时刻,黑龙江协调多方创造性设计清偿方案,并支持企业开展内部改革。去年11月,建龙北满特钢恢复生产时,企业36个一级机构被整合为23个部门,“全部起立”公开竞聘部门主管,从副总经理到基层员工,全部建立月度个人绩效,管理体制焕然一新。今年1至8月钢材入库量同比去年增长1397.4%和420%,主营收入24亿余元,实现利润5318万元。

  为推动“老字号”国企改革涉深水区,黑龙江组建了由省级领导领衔推进的国企改革专班,顺利承接驻省央企“三供一业”分离移交,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促进“老字号”国企瘦身健体、精干主业。截至8月底,累计完成约100万户职工家属区“三供一业”分离移交。

9月26日,中车齐车集团教授级高工李向伟(左)与电焊高级技师张敬华在进行技术研究。记者 王建威 摄

 转变传统经营观念 用市场倒逼生产

  记者走访黑龙江国企“老字号”时发现,这些国企振兴,都经历了解放思想、强化市场观念的过程,实现了由生产主导到市场主导的变革。

  “跟客户约定的交货日期快到了,现在生产能否保证按期交货……”在中国一重早间运营调度会上,一名负责营销的常务副总裁的提问像连珠炮,项目承接部门、技术部门负责人谨慎回答,生怕因本部门造成对客户的违约。中国一重每天7点30分的例会由来已久,公司改革以来,原本四平八稳的“早会”却不时透着“火药味”。

  “以前例会的主持人是生产部门,车间生产什么,营销就卖什么;现在例会由营销部门牵头,不但要汇报生产进度,通告质量问题、交货时间,还要将客户的意见直接反馈给研发、生产、管理部门,用市场倒逼生产。”铸锻钢事业部财务总监周金波说。

  自2014年开始,随着外部市场的变化,中国一重开始显得“不适应”,企业连续24个月亏损。面对困境,中国一重开展全员大讨论找准了“病根”:长期形成了等订单上门的惯性,思想上没能及时适应市场角色。

  中国一重累计召开180余场次专题讨论会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整改具体问题226项,打破以生产为中心的管理体制,确立以营销为龙头的经营新机制,建立“内部模拟法人实体运行”和“研产供销运用快速联动反应”机制。

  “市场需求就是努力方向,为提高管控成本和生产效率,企业通过内部模拟法人、精细化考核等措施,将成本核算到每个岗位和部门,树立全员市场意识。”周金波举例说,改革后铸锻钢事业部的生产成本大幅下降,其中炼钢分厂去年吨钢成本由过去的7400元降至5600元,仅钢水成本就降了2亿元。

  铸锻钢事业部炼钢分厂工人李明说:“以前我们不考虑成本,现在企业通过考核把节约能源和个人奖励结合,不仅成本下降,个人收入也增加了。”

  东北轻合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轻公司”)被誉为“中国铝镁加工业的摇篮”,东轻公司机电工程公司党总支书记王强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过去是我能生产啥就卖啥,现在是市场需要啥我就干啥。在一次地铁产品订单业务中,我们主动把甲方提供4个部件组成的焊接件图纸,创新研制加工成为一次成型的压制件产品,既提高了安全性又降低了成本,产值超千万元。”

  创新“大国重器” 提升核心竞争力

  改革激发了企业的内生动力和创新活力,近年瞄准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和中高端市场供给,黑龙江“老字号”国企持续加强科技创新、管理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培育新动能。

  东轻公司中厚板厂建有亚洲最大单体铝合金厂房,一台台巨型龙门吊正在吊装铝合金板,这是我国生产C919大飞机机翼的板材。

  “连续8年进行技术革新,经历了几百次的实验失败和参数调整,经常连续几天吃住在车间,终于实现了自主研发。”东轻公司熔铸厂党总支书记刘海江说,新材料的研发瞄准国际一流水准,打破了国外企业的技术垄断,同类产品的国际市场价格因此对半“跳水”。

  在中车齐车集团,一个具有全球领先技术的铁路货车试验台正在对一台刚刚完成的新式货车进行功能检测。“以往,出口的货车都要漂洋过海在国外进行长期现场试验;如今我们研发的整车疲劳与振动试验台,能模拟出铁路货车在世界各国不同铁路设施、工况下长时间运行的各类科学数据,生产的货车只要在平台上完成‘例行体检’即可。”集团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建成使用后,以往需要25年才能获取的货车运行数据,现在只需20天,延伸了公司产品辐射世界的范围和通向世界的能力。

  把车间“揣进”口袋里,在手机上随时掌握生产数据;远程连接用户的机床,迅速找出故障……在我国重型机床行业的领军企业——齐重数控公司,记者了解到技术人员正在探索将机床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深度融合。数据显示,在“制造”到“智能制造+服务”的转型升级过程中,企业的生产效率提高了29%,并被评为黑龙江省首批认定的数字化(智能)改造的示范企业。

  通过系列改革,中国一重更加完善了企业内部创新机制,一批科研项目取得重要突破,先后实现了核岛一回路主设备大型铸锻件、核电常规岛AP1000整锻低压转子、国核示范项目CAP1400整锻发电机半速转子等产品的国产化,在去年参研的“煤制油”等重大项目中,还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为鼓励创新,中国一重还开展了全员参与的“双创”活动,2017年,企业设立党员创新活动室和劳模创新工作室76个,创新小组127个,双创立项193项,涉及党员1500余人次,职工群众3000余人次。通过开展全员全方位双创,在提高产品质量、缩短加工周期、降低生产成本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企业的吨炼钢成本由7442元降至5636元,直接创效3.42亿元。

  党建增强凝聚力 找回企业“精气神”

  黑龙江“老字号”国企干部群众表示,党建是国企的光荣传统,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让企业找回了“精气神”,增强了国企的凝聚力、向心力,支部在生产一线唱主角,成为团结群众的核心、教育党员的学校、攻坚克难的堡垒。

  刘明忠介绍,中国一重取消党政联席会议推行“党政一肩挑”,建立党建工作指标-责任-跟踪-评价-考核“五个体系”,与经济考核并行,解决了“两层皮”问题;严肃监督执纪问责,两年来,共立案20起,给予党纪政纪处分41人次,诫勉谈话28人次,组织处理56人次。

  “不当干部也能高收入,这种价值导向让我们有了更多的获得感。”东轻公司职工毕苍兆告诉记者,公司通过“党建+经营”“党建+活力”“党建+典型”载体平台和党政“双百分”互乘考核,改进了党建融入。去年,先后有2名流失的专业人员返回公司工作,全员劳动生产率同比增长了42.7%,实现了人才引得进、留得住、用得好。

  在党建过程中,中国一重还注重将人文关怀的企业文化融入其中,着力打造职工与企业利益共同体,推进改革发展成果共享。中国一重首次将职工收入增长指标写入企业年度计划,明确了“确保”“力争”“创优”三个层级薪酬指标增长机制,努力为职工创造美好生活,增强企业凝聚力。中国一重先后改建了现代化职工食堂,修缮文化宫、电影院、体育场“三大场馆”;从2017年起每年为全体职工办理免费体检,并为在册职工办理补充医疗保险,总费用约1610万元/年;公司还提高了一线职工的夜班餐补标准:由原来0.6元至1.2元/天,调整为三班制二班8元/天,三班制三班及大班倒二班12元/天。

  国企“老字号”的生机勃勃也搅动了地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池春水。去年,仅中国一重地方配套比例由不足20%提升至37%,带动了地方配套企业快速聚集,产业链、价值链不断延伸。今年前7个月,黑龙江省国资委出资企业利润、税金同比分别增长21%和58%。

  在成绩面前,黑龙江省有关负责人清醒地认为,黑龙江省国企点多面广、布局分散、竞争力不强,改革攻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黑龙江省将出台系统性配套改革文件23个,打出组合拳,实行一企一策,加快推进国企振兴走出新路子。

 

编辑:杨芳
分享到: 更多